{信托收據】

作為在國際貿易中慣常使用的一種協議形式,其主要功能在于為開證申請人即進口商提供融資便利的同時,保障銀行債權的安全。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下,一方面,信托收據并非在開證行與開證申請人之間建立了信托法律關系,其理由在于,根據我國《信托法》的規定,信托財產應當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財產或者財產權利,故開證行對于信用證項下單據享有財產權利是信托法律關系成立的合理性前提,如果信托收據的約定與上述法律規定的基本邏輯相悖,故難以適用信托法的相關規定;另一方面,信托收據亦非表明在開證行與開證申請人之間形成了質押法律關系。因為我國《擔保法》規定動產質押以轉移占有為生效條件,而本案中開證行在取得全套海運提單后即交給開證申請人,開證行并不實際占有信用證項下單據或進口貨物,故在開證行和開證申請人之間亦不存在合法有效的質押法律關系。因此,根據現行法律規定,可將信托收據視為進口商與開證行之間的一種無名合同,開證行依其與進口商之間在信托收據中的約定對信用證項下的進口貨物擁有優先受償權,但由于信托收據缺乏公示效力,故僅對進口商和開證行有約束力,任何一方不能以信托收據對抗善意第三人。